剛開學,系裡有一位新進老師宣布喜訊,雖然包禮金是看交情,是個人的自由,但是依照慣例很少有不包紅包的。可是這次因為有一資深的老師,並沒有和大家一起送禮,雖然表面上同事大多隱忍不說,卻常私底下議論紛紛,有老師認為他早結過婚,小孩也生過了,賠本的生意自然不肯做;也有老師認為他平常就節省,省下紅包也很正常;但我卻有另外的想法。

記得有一次帶著學生搭捷運從台北到淡水,因為假日人多,很多人只好用站的。門邊的位子坐著一位長髮女孩微低著頭,清秀的臉龐,一襲淡綠色長洋裝,把夏日擁擠的捷運點綴的十分清涼。到了劍潭站有個阿婆背了兩大包東西上車,滿頭大汗東張西望找位子,就站在女孩面前,女孩抬頭看了阿婆一眼,旋即低頭玩弄手上的皮包帶子, 似乎沒有讓位的意思。

於是我便故意轉身問學生:「在車上遇見老弱婦孺要怎樣?」
學生馬上回答:「要讓座!」

我一向認為機會教育是很有用的,於是便用眼角餘光瞄向她,發現她將手上的帶子順時鐘纏啊纏,又逆時鐘的回復原狀,頭卻低的更低,但是還是沒讓位的跡象,像是作錯事的小孩挨罵,只是低著頭,卻不肯道歉。

到了紅樹林站,女孩起身準備下車,這一幕讓我終身難忘。車門打開後,她跨出了右腳,左腳卻在離地後向外畫一個弧,才勉強跟上右腳。女孩沒有回頭,只是低著頭,努力讓左腳跟上右腳,但是對他的誤會,我卻只能用眼光道歉。

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對每一個人說明理由、解釋情況,尤其是對不認識的人;所以可能被誤解,會遭譏笑。

沒有讓位的女孩,怎麼跟陌生人解釋她的情況?

將心比心,我相信沒有包紅包的同事有他的理由,卻不一定要向我們解釋。

很喜歡這則故事,是因為它提醒了我–不該用自己的眼光和框架來看待世界。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想的這樣或是那樣,或許自己本身是委屈的;可是多替別人想一想,自己的人生會好過一點。我們沒有辦法對所有人解釋,所以我們做事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但,只問良心真的就可以了嗎?

每每看到一些朋友彼此產生了誤會,看到一些朋友間的爭執,我都在想這個問題。或許,好朋友間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但我相信,好朋友間的體諒也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體諒讓彼此間的相信不是盲目的相信,「我相信你不會是這樣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有好的理由!」這是肥皂劇裡常見的對白,卻也反映出一些人生的道理。

於是,我在生活中遇到一些我感覺可能會讓朋友誤會的生活片段,我也會在事後主動解釋。因為瞭解,所以更能彼此包容。當我知道朋友的個性是如何,對於一些事情便更能淡然對待;當我知道朋友介意哪些事情,我也更能體貼他,不去做這些事情。

有些理由,我會解釋,我會道歉。有些事情,我無法解釋和道歉的,我會用笑容以待。我相信真正的朋友會瞭解這個笑容的意義,然後等待著我的解釋。別讓真正的朋友錯身而過,沒有人能真正懂你在想什麼,適時地解釋,是對朋友的體諒適時地信任和等待也是。

Few years ago, I used to think why should I find excuses for them. Especially in relationships, why should I justify his actions for him, when it hurts me. Shouldn’t I be happy in the relationship, instead of finding reasons of why I shouldn’t feel hurt. Those were the questions I asked. I thought by justifying for him, I was somehow waving the white flag, saying “okay hurt me all you can, I will forgive you”. And I don’t want to be the losing side.

Somehow between these few years, I picked up that it’s important to be understanding. People do things for a reason. I do things for a reason. And at times, I wish the other party will also think in my shoes, especially during difficult situation that it is hard to explain. Justifying someone else’s action, even though they could be hurtful, is hard. It’s difficult to be understanding when you’re hurting. But I’ll keep trying.

Advertisements